林聪点评科幻之八——“直说”的长处与短处

 作者:  林聪 
 来源:  科幻世界 (1996年08期) 
 日期:  1996. 08. 01. 
 标签:   

摘要

试阅

林聪点评科幻之八——“直说”的长处与短处
林聪

  《竞争世界》出自初三学生韩楠之手,令人高兴。寒南,一位被学业拖得疲惫不堪的学生,成了外星寄生生命阿亚的寄主。在阿亚的帮助下,他不断取得成功,获得诺贝尔奖还当上了总统。他该满足了吧?恰恰相反,当他达到终极目标后,反而觉得空虚无聊。这种无聊是双重性的,一是失去竞争对手的无聊,二是达到了目标已经没有奋斗方向的无聊。中国科幻大师郑文光一直主张科幻小说应有哲理内涵,韩楠的作品通过寒南的这一段经历,表明了竞争对于人类进化的重要性——没有矛就没有盾,万事万物相反相成。
  韩楠大胆采用了第一人称,两三个“我”直说而连成一个故事。开篇第一段寒南的自叙,颇有生活气息,很能引发中小学生的共鸣。幻想,从坚实的大地上起飞,用“我”来说,更亲切感人。这种由我直说,也有叙述局限性,就是限于我自己的所见所闻。本来,寒南从科学家到总统可以用简单笔墨一笔带过,由于要两三个“我”交叉叙述其过程,读来觉得有些繁冗。
  《竞争世界》后半部分又略显平实。看来韩楠与许多初学者同样的经验不足,刻意要从头到尾讲清一个故事,而没有想一想,哪些地方该略写(比如纯属过程性的交代),哪些地方该详写(比如从弱者到强者,从科学家到总统的有趣心理变化)?一堆粘土与罗丹的雕塑作品的区别在于:罗丹仅仅把多余的粘土抠掉,在该细腻的地方细腻一些而已。
  与《竞争世界》相比,《花影朦胧》没有在叙述方式上玩什么花样,但作者在编织故事上狠下一番功夫。自杀的一对新人对于即将成婚的一对,有警示作用,对读者有暗示作用——而整个故事编织巧妙,笔端有情,末尾“刹车”也刹得恰到好处。准备结婚的一对,将发生什么事?作者不作答,由读者去尽情猜想,正是作者高明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