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科幻作品书评——《群星》|未必奖1-006号

分类  : 公众号
作者  : 尛饿龙
来源  : 未必科幻评论
卷   : 
发表时间: 2022.10.14.
发布人 : ChinaSF


摘要:


正文:

七月科幻作品书评——《群星》|未必奖1-006号

图片
|作家七月二十多年前开始写作,十七岁就发表了处女作,之后在《科幻世界》《九州幻想》《今古传奇》等杂志上发表了大量作品。他从南京大学生物专业研究生毕业后,投身游戏行业,逐渐淡出读者的视野。在之后的生涯里,他辗转华东、华南、华北,从事游戏设计。上了十年班后,决定在家全职写小说。
所评作品《群星》获第十一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奖,故事以惊悚小说的手法,娴熟地运用了双线结构讲述了一个非常硬核的科幻故事。想象大胆离奇,又逻辑严密。作者像一个高明的侦探,通过一个个鲜活的人物,一层层揭开来自太空信号的秘密,直至导出最后令人震惊的真相。浩渺宇宙间,群星闪烁时。
《群星》已在微信读书APP上架。
作者简介
浅黄香柴|向往作家之路的理工科幻迷。
七月科幻作品书评——《群星》
全文约3000字,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图片
《群星》封面
全文21.6万字,大概花了一个月时间断断续续看完了。可以说是一部想象力和文笔都很不错的文章,虽然作者自己也说了有借鉴大神作品的地方,但是故事的核心科幻元素(构造体与群星真相)是原创。当然这篇文章与大师之作依然差距不小,先说不足之处吧。
跳戏型科普。文章中存在多处令人猝不及防的科普,说到FAST赶紧跟一段射电望远镜的科普,后面的科普还有60K黑体辐射、戴森球、暗物质、密码学、DNA、成都旅游指南等等,不一而足。忽然出现的大段科普就像人体上的脂肪瘤,没法被人体吸收的养分堆积在一起,在皮肤表面形成一个个小鼓包,让原本顺滑的皮肤表面摸起来疙疙瘩瘩的。
其实国内早期科幻作品很多都是这么写的。作者可能是为了追求这种风格刻意为之,也可能是还没找到自己的风格。从读者角度来讲,只要不影响理解故事中的人物动机和故事逻辑,原理性的知识可以不用展开写。如果读者对某一点想要深入了解,自己会去百度的。
弱关联型叙事。故事中两条主线是交叉叙事结构,我在整理成主线A和主线B之后发现,是否交叉叙事给读者带来的阅读体验区别不大,也就是说,如果文章按我拆书稿这种顺序写也能给读者带来一样程度的阅读体验。
我想主要原因是两条线之间的关联点太少了。如果把文章结构简化一下:
主线A:神秘物体引发成都大停电事件,主角团追踪案犯;
主线B:案犯心路历程养成史与神秘物体的由来。
可以看出两条主线的交叉点一个是汪海成犯案动机,一个是神秘物体。充当主线A中的“谜团”同时也是主线B中的“知识”主要有两个:“萤火”组织的犯案动机、构造体。但是主线B中的“谜团”在主线A中却没有对应的“知识”。
最终构成一个主线A负责“埋疑团”,主线B负责“解谜团”的结构。
如果这个结构设计得足够精巧,其实可以达成非常棒的阅读体验,让读者在每一次故事发生交叉时都会对前面的叙事恍然大悟的同时又产生新的疑团,而这个新产生的疑团恰好能在下一次交叉里得以解答。然而要做到这点对故事架构的要求极高,这也是为啥POV类小说其实特别难写精彩的原因。我非常喜欢那多的《十九年间谋杀小叙》,这是一部让人想要熬夜一口气读完的小说,可以说它完美实现了上述结构设计。当然那多构思并写出来用了十年,熬死了足够多的脑细胞才做到了这点。
我不是说科幻小说一定要做到这点,而是说,如果交叉叙事的结构如果无法带给读者用户体验上质的飞跃时也可以不用。
刻意型串场。有的故事在整篇故事结构中其实是可有可无的,安排的有些刻意,比如“萤火”组织碰头是否发生在GAY吧对剧情没有任何影响,这个点应该是猎奇式设定;再比如对于汪海成叛变的心理动机描写中,花了非常多的笔墨去描写他的买房纠纷,作者在后记里也说明了人物原型和这个桥段来自周围的人。
然而如果仔细推敲作品中汪海成的人物性格和他要做的事情,这个动机是缺少戏剧张力的,虽然文中做了很多铺垫,比如10章中对汪海成人设做了说明,对科学家群体在心理建设上有怎样的特点也有描述,但是尴尬的不是买房这个动机有多不合理,而是作者要在讲述一些宇宙层面高深知识的时候必须穿插着把买房纠纷这条线讲完。这么做一方面会让读者感到尴尬,不断怀疑自己看错了章节,一方面会打乱叙事节奏,比如9章到10章转场落笔在了汪海成买房子这件事,但是两个章节中买房子的事儿又都不是重点,却占用了读者最重要的注意力区间。
同样是结合现实描写,在《银河系漫游指南》中,主人公一开始就遇到了房屋被强拆的命运,但读者并不会觉得别扭,因为这跟后面地球遭到强拆形成了呼应。
吐槽结束,再来盘点一下作品中的亮点。
图片
对暗物质的逆向思考。大多数人接受的观念是这个银河系中有90%的物质是无法观测到的,因为他们与电磁力不产生相互作用,然而《群星》却基于这个天文学现象逆向构建了一个脑洞:或许这90%无法被观测的物质才是银河系里的常态,而我们这些能关注到的物质才是异类。进一步衍生出来,或许在太阳系内部的所有物质都是异类,因为我们的科学触角已经延伸到了太阳系边缘。能想到这一点不难,难的是基于这点构建一个故事。文章中主角通过宇宙辐射异常推导出可能存在的戴森球,而且增加了同时、瞬间出现了两个戴森球这样的细节,从而一步步引导出一个最接近真相的猜想——太阳系被包裹在一个壳之中,其实是与外部宇宙隔离的。整个推导过程逻辑自洽,描写硬科幻感十足。
构思巧妙的构造体。构造体是全篇的核心科幻元素之一,为了契合太阳系内物理规则与系外不同这个设定,构造体被设定成了可以改变物理规则的暗物质,作者用工程思维构思了一个编解码过程,让一个人类无法理解更无法制造的物体就这么出现在了地球上。作者假设了一个集群式构造体,能够有目的定向改造某一方面的物理规则,其中“摩西”借鉴了阿西莫夫《神们自己》的设定,也是描写得最神奇、最具体的构造体;“造父”和“多莉”的描写就显得逊色了许多,但是“多莉”作为传感器这一设定很有意思,或许是作者想要隐秘地告诉读者,构造体的目的是善意的;最后的“蜂后”描述是最少的,其核心功能就是控制,最终构成了一个以“蜂后”为中心的构造体集群,这个集群可以自主生长。
自主生长的设定在很多外星殖民的科幻作品里都有出现。试想,宇宙这么大,想要有效传递一些信息必然要考虑成本,特别是要跨越遥远的空间制造一些复杂的仪器,最好的方式就是设定一套可自动执行的程序,让他们利用本地资源自我复制。这让我想起了《苍穹浩瀚》里的星门。文明就是如此顽强,勇于挑战无垠星空。
图片
专业挖坑小能手。60K黑体辐射载波信号的编解码的设定巧妙的用上了DNA,里面隐藏的信息更值得深思。或许构造体的创造者也是基于DNA的生物?或者人类也是被制造出来的?当然文章没有在这个点上拓展,但是如果有续作,这会是很好的伏笔。如果再硬核一些去想这个问题,这种基于DNA的编解码模式的容错率似乎还挺高,如果某个文明想要打破太阳系外的保护壳,就得考虑成功率了,钥匙造出来必须交到壳内的文明手里,能否破壳而出是不确定的。恰如汪海成要毁了构造体这样的事情是很可能发生的。文章中设定的一些不确定性为续作提供了足够的填坑素材,如果文章有机会破圈进行影视改编,会是一部很有潜力的作品。
如果文章有续作,围绕“蜂后”的冲突与纷争会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也许当所有构造体成长到新阶段后,整个构造体集群将会围绕“蜂后”产生质变。如果构造体的创造者是善意的,此时应该利用“蜂后”传递善意,故事得以延续;如果构造体是恶意的,“蜂后”作为构造体集群的核心,便成了主角团消灭构造体的弱点,也能延续故事。
最后,让我们一同期待《群星》的续作吧~
PS:我在知乎上做了小说拆章,感兴趣的读者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编者按
科幻如何“出圈”走向更广阔的大众市场,在我看来,它必须与每一个读者建立生活语境与情感上的联结,产生感同身受的共鸣,即便它描述的是亿万光年之外的外星系,甚至并非从人类的视角出发,但归根结底,科幻是给每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类看的,它必须能够打动人心,引发共鸣。
——摘自陈楸帆《群星》代序
未必科幻社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可通过“未必科幻评论”微信公众号发表本作
编辑 一帆  配图由Stable Diffusion合成
参赛方式
【未必有奖征文】第一届科幻评论未必奖征文启事
往期推荐
颠覆对外星生命的想象,打破人类中心论|评莱姆作品《索拉里斯星》|未必奖1-005号
老套说明经典呀|评《子非人》|未必奖1-004号|毒舌奖1-001号
图片
图片关注我们,邂逅未来~
尛饿龙
阅读完毕,感谢喂币!
阅读原文



试阅到此结束,如需查看全部内容请购买正版文献。如因学习需要阅览全文,请联系站长。


分数:0 / 人数:0

 短评